om20 091o 8uqy hgwl 8quo vt3r 5f9j jv3f hvxj dl5j

第四百四十章:掌刑内厂李有成

作者:崛起的石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标签:小南瓜 znhb 首存1送18元博彩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史上最强崇祯最新章节!

    自朝廷大军回到京师之后,李有成便暂时卸下一直以来的包袱,一心只想着回家去寻妻子团聚。

    毕竟,任何一个人离开家久了,都会想妻念子,虽然他李有成走的时候还没有子女。

    当打开大门的时候,李有成不禁呆立当场,只见到自己妻子面色惊愕,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左手怀里正抱着一个一岁多大的婴孩,右手却吃力的举起一根不大不小的木棍。

    当下,李有成不禁泪如雨下,这孩子是谁的,不言而喻。

    “相...相公...!?”

    这女人许久没听见自己男人在南京的消息,不知死活,再加上许多人都说李有成已经在南京死了,这种消息三人成虎,女人虽然不敢相信,但却还是逐渐变得心如死灰。

    大半夜的听见动静,她本以为是前些时日许荣秀手下的青皮们又来寻衅滋事,正打算和他们拼了,一个吃惊,差点没一棍子打在李有成头上。

    “我回来了。”

    纵是两人之间有千般言语,此刻也都一句话说不出来,李有成上前几步紧紧将自己媳妇抱住,保证道:

    “我回来了,我带着皇上的赏赐回来了!”

    “呜呜呜...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回来......”

    “是啊,我回来了,皇上安排我在内厂供职,还封了我太子少保的荣衔!从今以后我就只向皇上呈报,再也不走了,就一直留在京城!”

    女人依然没说什么,手中木棍“咣啷”一声落到地上,她的泪水浸湿了李有成的肩膀,木棍落地的声音,倒是引得怀中孩子受惊而呜哇大哭起来。

    “来,让我抱抱他!”

    说来也是奇怪,方才还受惊哭成撕心裂肺的孩子,到了李有成怀里却逐渐止住哭啼,小胖脸一耸一耸的,就这么笑吟吟看着他。

    听见李有成的话,女人赶紧神经兮兮的将他拉到房中,关好大门,小声说道:“相公你这次回来可要小心!”

    提起许荣秀这个人,李有成倒是皱了皱眉头,一边逗弄自己儿子,一边不经意似的询问道:“怎么说?”

    “自从那姓许的接你的任做了东厂的掌刑千户,做事那可是愈发嚣张了,厂督掌管东厂以来的好名声,都叫他给搞得臭不可闻!”

    “街坊四邻都对他恨之入骨,没有不受欺压的,这许荣秀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从前你的那些兄弟,近些年都不剩下几个,要么是被赶走,要么是被换掉,有几个甚至都已经被害死了!”

    女人越说,越是咬牙切齿。

    “什么,他真这么做了?厂督呢,没有处置吗,我记得厂督大人一直都十分清明的,不会纵容这种人到处张扬。”李有成有些吃惊,立即问道。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这些都是白日里听街坊四邻口口相传的,近些时日那许荣秀手下的青皮们,也常来门外喊一些yin言yin语,若不是这次你回来......”

    女人说着,当即便是嘤嘤的小声哭起来。

    李有成一下子就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若非自己这次回来的及时,只怕自己媳妇就要遭了这些青皮的侮辱,当即冷哼一声说道:

    “岂有此理!这个许荣秀,简直是欺人太甚了,东厂不过是替皇上办事,我掌刑的时候,何曾有番子敢像他这般嚣张,该杀!”

    王承恩身为东厂提督,许荣秀这般嚣张,目无王法,简直成了京城里的一大害,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处置的动作,不知刻意纵容还是事出有因。

    想到这里,李有成脸上激动的神情逐渐平淡下去,回身将老婆和儿子一齐抱在怀里,静下心说道: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我被皇上调到内厂掌刑,内厂有监察东厂之权,谅他也不敢再这么放肆。”

    “再者说了,这件事厂督也该是心中有所计较,这浑水,咱还是别趟了。”

    厂卫之间的事,你以为看清楚了,其实你根本就是看了个皮毛,李有成前后在东厂、南京和内厂供职,都不敢说完全了解,更何况一个妇人。

    听了自家男人的决定,女人点点头,便决定将前事忍受下去。

    正在两人刚刚下了决定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通通”在外头响起,李有成顿时紧张起来,女人也是一脸后怕的躲到他身后。

    李有成暗自拿起佩刀,沉声问道:“是什么人在门外?”

    “这里住的可是内厂的掌刑李千户?”

    门外来人的声音有些急促,但却显得十分恭敬,李有成向前两步,道:“我便是李有成,找我何事?”

    郑彩听见回答以后在外头松口气,笑了笑说道:“李千户,总算是找到你了,我家公子有事相商!”

    李有成一脸纳闷,看了一眼自家老婆,也是不知所措,警惕心不减,又道:“你家公子?我从不认识什么大户公子,怕不是找错人了吧!”

    “对对对,是在下疏忽了,我家公子姓郑命森!”

    “原来是郑兄弟的人,快请进!”听了这话,李有成心中巨石总算落了地,开门将郑彩放进来,边倒茶边问道:

    “郑兄弟可还好?”

    “好的很,一直都活蹦乱跳的,还时不时找人比武呢!对了,我家公子前日才到京师,看了那剥皮的刑罚,就连我都看得直作呕,可他却一眼不落的看完,简直了......”

    李有成皱眉点点头,那活剥的手法之残忍,的确很多人听都听不到。

    郑彩进门后第一时间朝李有成妻子作揖见礼,并且尊称一声“李夫人”,寒暄几句,这才是开始打量屋中的停当布置,顿时皱紧了眉头。

    “好家伙,堂堂内厂掌刑千户,居然住的如此寒酸,也怪不得叫我拿着地址还找了半宿!谁又能想到这么一间破房子,竟住着一位李千户?”

    郑彩方才只是低头看了一眼那茶,并没有动一口,李有成却喝的津津有味,笑着道:“过奖了,郑兄弟深夜叫你来此,定是有要紧事找我帮忙吧?”

    “有大事,那许荣秀将王老五杀了,并且圣上吩咐厂督给的赏银,也叫他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尸体就在我家公子老爷下榻的悦来客栈!”

    “王老五,那不是对高尔俨动刑的刽子手吗,这种钱他都敢碰?”李有成差点将茶一口喷出来,十分吃惊。

    “嘿,何止啊!”

    “这个姓许的掌刑手段可比你李千户牛多了,京城内外就没有他不敢下手的,别说区区一个刽子手,就是一些官宦人家被盯上了,不死也要脱层皮哟!”

    郑彩边说边冷笑不止。

    “人家东厂嘛,敢这么做,倒也是无可厚非!”

    两人正聊着,忽然房门被大力推开,一阵爽朗的笑声传进屋内,却是郑森一脚踏了进来,抱拳喊道:“李大哥,你放着大宅子不住,偏在这么个地方,可是叫我好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