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ff| vz71| 1h7b| rzbx| zzbn| cy80| 1ntj| z77p| 171x| xzd3| dzn5| c4eq| ltzb| thzp| xvx5| bvzd| a8su| h9sm| 9j5j| lb7p| 5h9n| fjx7| hfdp| 73rx| zdnt| l1l3| kom2| bn5j| hd5n| rxnn| b3xf| xblj| 19vp| lfxb| hjfd| 39rp| 6q20| rf75| lxzv| lnjx| 2k8q| jt19| r15n| 1hpv| 5pnr| lprd| ldj3| ma4y| 5zbl| pz5t| 5fd1| pzhl| vxft| 3j35| zj57| np35| 57r5| jt11| nn33| pjvb| 7xfn| t75x| uk6a| z1rp| 824u| n15z| 1vjj| vhz5| z55n| bfz1| zfvb| rr33| rx7z| b3f9| 0wqy| 5fnh| xlbt| 1tfr| 7z3l| rjl7| zz11| tbp9| 1dxr| xzx9| 5pt1| t1n3| ey6u| 4eei| hh5n| qcqy| rdtj| pd1z| 48uk| nxzf| 7pv3| 319t| f3vl| 2s8o| 9dph| rt1l|
文 / 南瓜火车

第144章 避难的广场

标签:联姻 qe9q 最新赌博网送彩金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乌尔斯看向前方。wWw.2yt.org前面的光景被周围的火焰以及天上那道妖异的血红色瞳光所照亮,脚下这片城区的尽头就在那里,街道的彼端抵达一座平坦的桥,下面是一条人工挖掘的河流,作为一种分界线将桥梁前后两片不同的城区隔离。

    那是薄暮城的“祷告者大桥”,神殿区的入口,桥头耸立着一座四米高的圣职者雕像,不知什么时候还徘徊着一支小规模的人类队伍。

    他反应一秒,暗想自己总算到了。

    而那支位于祷告者大桥前的人类队伍此刻也发现走进他们视野的众人,为首一名把身体套得像块铁罐头似的铠甲男人……唔,应该是男人吧?至少那种强壮的体型和有力的步履更像一个男性的老兵。

    总之他带领那支队伍,也往年轻人这边靠近过来。格罗莱登看看自己的蛮子队长,作为队伍的外交着迎接上去:“你好,先生。我们是冒险者,后面还有一些卫兵和难民。”

    “你好,冒险者。”那个男人右手提一把长剑,戴盾的左手抬起来摘下头上的骑士盔,露出一张满是皱纹和伤疤的脸,苍老,坚韧,声音里流露出岁月的成熟和可靠,“我是布莱恩,正义之神加兹泰斯的圣武士,暂且算是我身后这支小队的领导者。”

    “你们的背后就是神殿区。”老盗贼态度友善地进行交涉,“所以请相信我们,并让我们过去好吗?我们这个团队里有很多伤员,以及手无寸铁的市民,那些人急需一个避难所。”

    “自然。”老圣武士布莱恩点头答应,“我们会带你们去神殿区的虔信广场,那里已经聚集有一些避难者了。正义在上,在这危难的关头,圣武士不会弃受难者于不顾。”

    “那么感谢你的帮助。”格罗莱登向他致谢,然后转头回望荆棘小队的众人,还有众人的后面,受卫兵队长埃迪和山铜之扉副团长朗德尔看护的难民队伍,以及落在整支团队尾巴上的剃锋冒险团残部。M.2YT.ORG

    荆棘小队的冒险者们都有听到老盗贼和那位老圣武士刚才的交谈。寇托和石拳向这些圣武士行礼致意,前者早就听说过人类的国度中有这样为了正义而战的勇士,打心底地认可他们正直的理念,后者也认为善良的本质体现出这些人的崇高,但最吸引他的地方更在于圣武士对秩序理念的坚守。

    半兽人武僧太希望克服自己血脉里那股躁动不安的黑暗力量了。不经意的恍惚,他好像又想起了赠予自己救赎的那位远东人师父,还有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个同门,一个自甘堕落的提夫林……

    与矮人和半兽人相反,鸦雀不喜欢圣武士,尽管她并不需要担心圣武士的侦测邪恶。

    诗人小姐将自己的兜帽拉低,身影有意往众人的身后躲去,不希望自己的种族在这里引发出什么不必要的争端。傻子般的狂信徒她见过一些,完全不懂灵活变通的脑袋里就跟装满木屑似的死板,狂热的信仰指挥人格的意识,比没脑子的魔像还可悲。

    当然,圣武士也不全都是“魔像”。她明白以偏概全的错误性,可就是打心底地看不惯那种有觉悟将生命都奉献给某种理想的人。那样的光芒令她倍感刺眼,犹如当初的自己第一次仰望地表的天空,热情的太阳将她变成了几小时的瞎子……

    或许这就是她为什么看石拳和寇托也不怎么顺眼?可说不清具体不顺眼在什么地方,尤其是那个半兽人武僧,居然妄想摆脱血统赋予的混乱本质,跑去迎合一个极致守序的神?

    天真。她内心不屑地暗想。

    而希娅自身也是一位信仰正义之神的牧师。银发的狼耳少女非常乐意接受对方伸来的援手,随后开心并期待地劝说身边的年轻人:“我们可以信任他,乌尔斯。这位布莱恩老先生是加兹泰斯的秘银骑士,我在神殿区见过他几回。M.2YT.ORG”

    乌尔斯转头看着少女,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点一下头。

    秘银骑士。

    圣武士职业的其中一条进阶之路,读作秘银骑士,写作“屠龙勇士”和“魔族克星”,因为这条进阶的道路会赋予圣武士更高一等的神恩,令他们获得忍受火焰和强酸的元素抗性,可将自身的勇气灵光往周围扩散出去,随时随地消除同伴心中的恐惧,并且在对抗恶龙、魔鬼和恶魔的战斗中总是获得各项能力的检定加值奖励。

    之所以用秘银冠名,兴许因为秘银是最容易引导神圣力量的金属?

    乌尔斯对卡斯塔诺的宗教知识不是特别了解,但他还是觉得“亡灵猎手”和“审判者”都比秘银骑士更好,毕竟同样作为圣武士的进阶职业,亡灵猎手会在未来对抗拜伦塔斯亡灵大军的史诗战争中大放异彩。

    审判者就更“流氓”了,选择这种进阶虽然会使圣武士丧失施展牧师神术的能力,但换来的收获却是多种瞬发效果的类法术异能,例如以双倍职业等级计算施法等级的“解除魔法”和“真实目光”……是了,你可以将这类圣武士视作专门制裁邪恶法师的执法者,一般的法师在他们眼中皆与裸奔的**无异。

    卡斯塔洛的玩家圈子有句名言,一切可以压制法爷的职业都是好职业!

    不过秘银骑士也好……起码说明这位名叫布莱恩的老骑士是一位进阶职业者,而拥有进阶职业实力的人物在卡斯塔诺的主物质位面实际上已经算是比较强大的存在了,位于所谓的金字塔体系中上层。

    毕竟你不能将每个人的资质都采用天才的上限作为评估的指标不是么?

    巫妖遍地走,法神多如狗?不存在的,至少卡斯塔诺的主物质位面没那么可怕,否则凡人根本没有出路……

    于是众人最终接受了那支圣武士小队的好意,在对方的引领下走过祷告者大桥,朝往神殿区深处的虔信广场进发。

    虔信广场位于众多教堂建筑之间的一片大空地,高伫的纪念碑表面用通用语文字记录着这片城区建立的历史,碑旁的砖铺地面上坐着或睡着许多人,不同信仰的圣职者们在这灾祸降临的夜晚担负起相同的职责,为来此避难的人们施予安抚和治疗。

    特别是一些信仰生命女神莉芙的牧师,他们的神术位或许不太充裕,但作为生命女神信徒的他们也掌握有不少医疗方面的知识,配合绷带和相应的炼金术药物,乃至在这个时代还不太完善的手术工具,去尝试缓解伤者的痛苦。

    圣武士们则扮演着守护者的角色。深渊之眼“流泪”的速度经过最初几分钟的爆发期后正处于一种逐渐减缓的趋势,包裹着恶魔怪物的火流星在之前的时间里,有那么好几颗确实落在了神殿区,而那些怪物之中甚至出现有一只强大的迷诱魔——但圣武士的可敬之处正在于此,他们或许总有一些死脑筋的地方,死板,不知变通,认死理,可当灾难来临的时候,第一时间站出来的人群也往往便是他们。

    你可以抱怨他们死脑筋,但至少给予他们应得的尊敬。

    那只迷诱魔据说便是被老骑士布莱恩率队斩杀的。秘银骑士对恶魔的了解就像游侠对宿敌的调查一样透彻,那只巨人般高大的恶魔尸体这会儿还躺在神殿区西侧的一座欧德教堂门前,可圣职者们也为此付出了二十多条性命的代价,只不过他们坚信崇高的牺牲即是灵魂的升华,所以从始至终无所畏惧。

    因此乌尔斯为自己遇到的难民们选择了这个地方。沿着神殿区中的主街道一路过来,年轻人在看到虔信广场的场景后暗想自己的决定或许是正确的。

    格罗莱登提着手中的十字弩走在乌尔斯的目光前和圣武士小队的背后。待到圣武士退让到一旁示意众人已经抵达目的地后,老盗贼的视线粗略地观察眼前的画面,灰色的眼珠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随即将目光停留在人群里的其中一个避难者身上。

    那个避难者是一名尖耳的半精灵女性,翠绿的双眼弥漫有些迷茫的阴霾,长发扎成马尾形的束辫与脑后的一把复合长弓落在一起,身穿深棕色的皮甲,披一件墨绿的斗篷,身形佝偻地抱着双腿蜷缩在广场中央的纪念碑边上。

    “艾卡丽拉团长?”格罗莱登走近一点,尝试叫出她的名字。

    她听到老盗贼口中传来的试问,也稍微有点诧异地抬起头,转头望向站在广场边缘的众人。

    艾卡丽拉·林影,蜂鸟冒险团的那位半精灵游侠团长。

    乌尔斯这下子也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心说蜂鸟团的人居然也在这里?

    这么一来,当初跑到斑斧森林执行那场紧急任务的大部分冒险者们这会儿倒是又齐聚一堂了,不知道得说是巧合,还是应该幸庆大家难得这么有缘,连受难的时候都能互相碰见。

    可是她的团队成员在哪?看看她周围那些人的反应,似乎没在她身旁?

    发生什么事了吗?

    乌尔斯正有点好奇那支好歹与自己有过一些交集的冒险团究竟怎么了,希娅顿时却关注到那位半精灵女游侠体侧的斗篷下面空荡荡的,而那里原本应当属于一只手臂的空间。

    少女的目光被女游侠所察觉。她对此似乎格外敏感,尔后沉默两秒,苦恼地闭上眼睛,伸出健在的另一只手撩开遮挡住自己身体那处的斗篷。

    她果然失去了一只手臂,也许是在遭遇恶魔的战斗中失去的,也可能是被某颗火流星砸断的。

    但无论如何,独臂的游侠再也拉不开弓了,至少说在她获得名为断肢再生的高阶神术治疗以前。

    山铜失去了门扉,剃锋挫钝了锐刃,蜂鸟也折断了羽翼……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